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车子朝医院赶去,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坐在副总身边。

    总感觉这男人的气场很是强大,迫人的很,地铁高峰期那么多人挤着不觉怎样,现在我和他之间还隔着三四十厘米呢,我都紧张的手不知道怎么放才好了。

    我再次来到医院,还没走进病房呢就听到凡凡的声音传出来:“梅阿姨,我妈妈怎么还不来啊。”

    我听见凡凡小天使的声音,心情立时大好,脚步轻快的走进病房,对凡凡说:“宝贝儿,妈妈来了。”

    凡凡贪恋的看着我:“妈妈,我想让你陪我一起玩。”

    我掀开病床上的被子,将凡凡抱了起来,对她说:“好啊,妈妈今天带你去看外公。”

    梅樊好奇的问:“这么快就走?”

    我说:“正好今天公司有便车。放心,我爸是老中医,凡凡的身体不用担心。”

    梅樊摆了摆手:“去吧,去吧,还省了我的事了。”

    我接了凡凡出院,重新回到车上。

    这次我刻意没再坐副总的身边。七座的商务车,我坐了最后排的位置。

    凡凡昨天才出的事,今天虽然情况稳定下来,可是精神并不怎么好。一路上都很安静。

    去到机场,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的时候,凡凡很不舒服,哭闹起来。我哄她说:“凡凡要是不哭,妈妈就给你买上次我们看种的娃娃。”

    凡凡乖巧下来:“我要两个那样的娃娃。”

    “好,成交。”我爱怜的抱着我的女儿,想着这次送她去了我爸那里,下次再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就满满的都是不舍。

    机舱里,副总和技术总监坐并排。技术总监正向他说着什么。

    我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朝着副总偷瞄去。只有偷瞄的时候,我才有胆子去细看他。他的脸俊朗淡漠,轮廓异常完美,五官的每个组合部件都极精致。身上的正装裁剪合体,气度高贵庸雅,不甚言语,存在感却是极强。

    我想到他的血现在流在我女儿的血管里,而我女儿现在正贪恋得倚在我怀里,心里就有种很异样的感觉划过,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关联啊。

    抵达出差目的地的时间比副总预测的时间要早几十分钟。

    这家工厂是我们公司的供应商,厂长亲自在厂门口恭迎。

    进去厂门之前,副总将前去机场接机的车辆派给了我。

    车辆是供应商公司的,我欲推辞,那位厂长极客气的说:“你要是推辞就是不给我面子。”

    副总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我心头一麻,瞬间读懂了,他虽然一身淡漠,却内心柔软——此刻我从他眼里看到了一种叫做慈悲的东西。

    凡凡今天精神不太好,根本不愿意走路,我抱着她不管是步行还是打车都艰难的很。有专车接送的话,会省去我很多的麻烦。

    我感激的向他笑了笑,然后带着凡凡上了车。

    从H省省会到我家住着的县城,巴士要两小时出头,私车就快点,因为路线更灵活。

    司机很周道的将我送到我家的巷子口。确认我真的到家了这才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