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百年前,桃花岛。

    一袭黑衣的年轻人,背负双手从东而来,踏上了日月潭领地。

    他明明在地上行走,很多日月潭弟子,却根本看不见此人身形。

    只有那些蜕凡境高手,才大惊失色想要前来阻拦。

    只是在接到桃花岛主传音以后,所有人全都离去,放任黑衣年轻人进入桃林。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

    桃花岛主盘坐于桃林中,任凭雪花飘落在身上,仍旧仿若未闻,慢吞吞的煮酒。

    “沙沙沙。”

    黑衣年轻人在雪地上走着,留下了一行淡淡的脚印。

    这些脚印非常奇怪,每一对脚印相隔距离全都相同,而且踏入雪地的深浅,几乎也完全一样。

    “你来了。”

    桃花岛主掸了掸身上的雪花,却没有起身,仍旧静静的煮酒。

    “酒很香。”

    黑衣年轻人走到桃花岛主前面,直接坐在对面的雪地上,闻着酒香衷心赞叹。

    “是啊,酒真的很香。”

    篝火在雪地里熊熊燃烧,袅袅青烟从酒壶中冒出来,带着浓烈的酒香。

    桃花岛主三十岁左右,嘴上的胡须不长不短,看起来非常精神。

    他那黑白相间的长衫,很多黑色已经被白雪覆盖。

    天气虽然寒冷,可是桃花岛主脸上的笑容,却好像春风拂面,能够驱走严寒那般。

    两人就这样坐在雪地中,任凭雪花落在自己身上,也不说话。

    “咕噜噜。”

    时间缓缓流逝,酒壶里面的酒水终于煮开,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

    “可愿与我对饮?”

    桃花岛主终于抬起了脑袋,对着黑衣青年人说道,眼睛非常明亮。

    “前辈相邀,求之不得。”

    黑衣年轻人微微颔首,眼中也露出了笑意。

    倾酒、举杯、饮下。

    他们慢慢品尝着,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那滚烫的酒水,却仿佛对两人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酒真的很香。”

    喝完杯中美酒,黑衣年轻人忍不住赞叹,脸上笑意也越发浓烈了。

    “若小友喜欢,可以待在此地,每日与我共饮美酒。”

    桃花岛主轻笑几声,如是说道。

    “前辈若愿止戈,在下纵然每次在此与君论道,又有何不可?”

    黑衣年轻人摇晃着酒杯,脸上带着笑。

    “这场战争,本来就不是我们率先挑起,齐国既然做错了,自然要付出代价。”

    桃花岛主为自己倒满酒,也在笑。

    “前辈此言差矣,若非齐国领土不断被人蚕食,桓公又怎会发起战争。”

    “这场战争持续了太久,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我希望能够停下来。”

    桃花岛主终于收敛了笑容,双目死死盯住黑衣年轻人。

    “我如果拒绝呢?”

    黑衣年轻人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我说要停,就必须停,否则我不介意杀人。”

    始终古今无波的桃花岛主,眼中终于有了波澜,闪烁着点点寒光。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气氛也仿佛在此刻凝固。

    “年轻人有自信很好,却也不要太过自负,老夫迈出那一步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黑衣年轻人为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