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电话接通,我向主管大致说了原委,哀求说:“莫姐,真的是出了急事,今天的工作晚上我一定补上,求你给我批一天假吧,实在不行,这个周末我不休息……”

    梅樊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以前的我何曾这样低三下四过?

    电话那边,主管莫姐态度很是强硬:“请假?你还有脸来给我请假?我昨天让你印的资料你印哪里去了?那么简单的工作,按一按打印机就好,小学生都能做的事情你都做不好,你还有脸给我请假!”

    我哀求说:“莫姐,我真遇了点难事,我女儿现在住院,我走不开。”

    莫姐尖锐的讽刺:“就你有孩子?我们都没有?车间老王上个月儿子动手术,一天假都没请,照常上产线。我告诉你,能来就来,不能来就走人!”

    我忍了又忍,终于妥协:“好吧,我现在过去。”

    梅樊一旁听着差点没爆粗:“苏秦,你都找的什么破工作!走人就走人!堂堂医科大的高材生,至于去她那小庙受气?”

    我叹气。不一样了,那场医闹,我在医界的名声彻底臭了,别说名牌医科大了,就是清华北大的也没人愿意用我。能在那个工业园里找到工作,已经不容易,并且那里离市区远,清静。现在的我,最想要的就是清静。

    梅樊见我不说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你真打算回去上班呐?凡凡怎么办?我下午要整理病历,没时间的啊。”

    我呆在原地,为难极了。

    我曾经恃才清高,科主任我都没看在眼里,我曾经也张扬肆意过,总觉得自己的人生能像提速的高铁似得嗖的一下抵达最巅峰。可那都是曾经了,现在的我已经被人踩进泥里,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残酷的现实面前,我必须得做出抉择。女儿丢不得,她是我的命,工作也不能丢,它是我活命的基础。怎么办才好?

    恰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忙接了电话。

    “苏秦,是我,小付。”

    我回答:“哦,小付,你好。”

    小付是我在那个工业园里面的同事,刚毕业的一个小姑娘。

    电话里面,小付说了:“苏秦,你刚向莫姐请假了是吧?我告诉你,她今天早上被副总批了,心情不好呢,逮谁和谁发火。你撞枪口上了。”

    “哦。”我胡乱应了一声。心思早随着小付话里的“副总”两字飘远。

    就是那位副总,给我女儿输血,救了我女儿一命。可我却还没见过他。

    小付又对我说:“副总今早没开会,来园区转了一圈就走了。”

    我疑惑:“你刚说什么?副总今早去了趟公司之后就走了?”

    “对啊。”小付说,“莫姐这是成心刁难你呢。”

    可我现在的心里不在莫姐那里,我在猜那位副总离开公司去哪了,是否昨天给我女儿输血后,失血太多需要休养?我要不要送营养品去感谢他,顺便看他有无大碍?

    电话里面小付给我出了主意:“莫姐今天下午三点左右要和经理一起去出差,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回来。你可以现在来公司,在她面前点个卯,省得她又咬你,下午三点之后你找总监请假,两三天的假,总监也不会为难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