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话间,之前撞了我的那个络腮胡子男人又出现了,他已经喝得满脸泛红,衬着那副络腮胡子,张飞似得。

    他指着我笑起来:“呦,是你啊。原来你们认识。认识了好,认识了一起去喝一杯?”

    我准备躲开。可这是宋臻嵘竟对我说:“一起喝一杯吧。”

    方才我问他,有什么吩咐。这会儿他对我说,一起喝一杯。

    成,喝一杯就喝一杯吧。就当是应付公务了。

    我跟着宋臻嵘和那个大胡子去到他们那桌。

    一桌子凌乱的酒瓶酒杯。可见刚才这一桌的人喝得有多嗨。

    大胡子开始要酒。宋臻嵘叫了助理过来。助理小张我在公司里面见过,宋臻嵘的私人助理,除了宋臻嵘上厕所回公寓休息,小张一般都跟着。

    小张将大胡子弄走了。侍应将凌乱的桌子整理了。

    我终于可以和宋臻嵘安安静静的喝酒。

    我先开口问他:“宋总喝点什么?”

    他说:“刚才几个朋友一起喝多了,现在不想喝了。”

    我托腮,仔细看着他精致的脸庞,怎么看都不像是喝多的样子。哦,是了,眼眸没有平时那么清冷锐利了,泛起了层朦胧的雾气,还真是喝多了。

    不喝酒也行,那就纯聊天了。

    我问他:“宋总平时也和朋友一起泡吧?”

    他看我一眼:“这很稀奇?你不也和朋友来喝酒?”

    原来他早就看到我。也对,他们这一桌来得更早,从他的位置到酒吧正门,视线上并没有障碍。

    我想趁着他喝多,再和他多聊几句。可是手机很不应景的响了。梅樊的电话。

    我接了电话,对梅樊说:“我身体不舒服了,先走了,你和你表哥慢慢喝。”

    不等梅樊数落我,我抢先挂了电话。

    宋臻嵘看着我:“你身体不舒服?”

    我忙摆手:“没有,没有。我胡乱找的借口,我以前同事,要把她表哥介绍给我,诓了我来相亲呢。”

    宋臻嵘眼睛里的雾气更浓了几分:“相亲?”

    我现在不想提这茬,我问宋臻嵘:“宋总,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他表面看着仍旧清冷寡淡,一本正经。可是我知道,他真喝多了,还是早点送他回去比较好。正好我刚给梅樊说了要先走,等会儿梅樊若是又在酒吧见着我,肯定要发飙。

    宋臻嵘没理会我的话,他想起来什么似得,问我:“我有朋友在邻市的一家医院,你要不要去那里上班?”

    我摇头:“不去了。外科医生靠手吃饭,这手啊,每天都要练,我已经好久不拿手术刀,两手早就已经废掉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不想再当医生,其实是不想再回头。手生可以练,可是往事我不想再看。我当大夫的那几年,是和乔齐裕结婚的那几年,我要彻底剜掉乔齐裕在我记忆中的种种,连同我曾经热爱的医生职业,一起埋葬!

    助理小张送了宋臻嵘回住处。

    我则搭了公交车,一路摇摇晃晃的回了公司所在的工业园区。

    刚一下车,梅樊的电话就打过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