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下午又躺了一会儿,却是睡不着了。三点钟的时候我开始找衣服。四点半的时候离开园区。我还是决定去赴梅樊的约。

    “旧事重提”里面,梅樊早已经到了。正和一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说笑着。

    和我早早步入婚姻的坟墓不同,梅樊是一枚大龄剩女。

    我去到梅樊的面前,同她开玩笑:“什么时候邂逅的大帅哥,好事将近了哦。”

    梅樊一巴掌拍在我肩上:“瞎说什么!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哥。海龟,精英。”

    我说:“姓海,名龟?这名字不错!”

    梅樊毫不留情了扯了我一把,凑到我耳边说:“装什么装,介绍给你的,好好发展,人还是黄金单身,便宜你了。”

    我一边抚平被梅樊扯皱的衣襟,一边说:“梅女士,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我的事情不劳您费心。”

    梅樊当着她表哥的面不好数落我,干瞪了我几眼。

    一旁坐着的表哥大人忍不住了,问我们:“你们想喝点什么?”

    梅樊点了几样,顺便也替我点了。她记着的仍是我以前的口味,却不知道,我现在只喝白水。寡淡无味的白水,和我的生活一样的味道。

    我真很感激梅樊。感激她救了我女儿,感谢她自己的终身还没着落的时候还能费心给我牵线搭桥。还感激她不像别人那样见我翻了船之后就抹掉之前所有交情。

    侍应送来酒水,我最先敬了梅樊一杯,我说:“梅樊,感谢你,你帮过我的,我都记着呢,我先干了。”

    然后我对那位表哥大人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会和梅樊一样,把你当成我的亲表哥。”

    我自己先喝了两大杯,然后我就来了洗手间。

    我心里很烦,从前很喜欢的酒吧环境,现在突然感觉无法适应了。

    我出来洗手间之后打算给梅樊打个电话,我想离开这里。

    正拨着电话呢,后背被人撞了一下。

    我不耐的转过头来,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络腮胡子男人。他拱手向我致歉:“对不起美女,我喝多了,走路不怎么稳。”

    酒吧为了节省地方,男女洗手间对门,中间是公用洗手池。

    我此刻站在洗手池旁,那男的走不稳撞了我也是正常。

    我收起手机,准备重新找地方给梅樊打电话。刚走没两步,我就看到了宋臻嵘。

    他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来泡吧?

    我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准备走开。我时刻铭记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没料到宋臻嵘竟然开口叫住我。他冲我喊了一声:“苏秦。”

    他叫了我的名字苏秦,而不是叫我苏小姐,一般来讲叫名字比较苏小姐要亲近。可是我却宁愿他叫我苏小姐,我的名字从他嘴里叫出来,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作为上级要安排我什么活儿干。

    宋臻嵘就是这么清冷沉稳,一本正经的人。即便这里是酒吧,我也没办法不拿他当领导看。

    我走到他面前,问:“宋总,您有什么吩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