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兰顿城,这里正是位于二国交界处的相当繁华的城市,也是去圣都的必经之路。

    远远的还在马车上就能看到那繁华的城市的一部分,邵辞捂住因为马车太颠簸而昏昏沉沉的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旁边骑着马的温德尔凑了过来,柔声开口道:“再忍一忍,很快就能到了。”

    赶路的这几天来,邵辞都是待在马车里的,其他骑士对于这件事简直嗤之以鼻,从没听过有这么娇弱的勇者。

    但因为畏惧温德尔的关系,他们至少在温德尔面前的时候还是很恭敬有礼的。

    “嗯。”邵辞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慌乱,他也不知道剧情会怎么样发展了,因为原作是直接从水路去圣都的啊。

    按照一般这种类型的游戏的剧情设定,这个兰顿城里不出点什么可怕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邵辞个人是不可能为了还原剧情就继续走水路的,他之前就那么跑了,要是继续从水上走不被塞壬搞死才怪。

    邵辞本来想说大家直接绕路去圣城吧,但是已经辛苦赶路几天的这些骑士们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休息了,绝不可能听没什么威信的现任勇者邵辞的话。

    而且……就算是邵辞自己也因为这几天的赶路而身心疲惫,更别提他之前还在洞窟里睡了十几天!现在已经是非常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顺便大吃大喝一顿了。

    ——总之,之前的事情都已经撑过来了,这次应该也没问题的!

    很快,在傍晚的时候,众人就进到了兰顿城之中。

    在温德尔给出身份证明后,一行人当即被迎到了城主的宅邸之中。

    城主约翰伯爵是个中年男子,热情的接见了众人,并安排众人在宅邸之中入住,晚上更是准备了美味的大餐,让本来没什么精神的邵辞顿时振作了起来。

    用完晚餐后当然是到休息的时间了。

    邵辞跟着仆人来到了房间里,躺到床上盖好被子,看着坐在一旁的温德尔,终于意识到什么不妙的地方,当即开口道:“现在这么晚了……也该睡觉了吧?”

    “我今晚也要睡在这个房间。”温德尔微微一笑。

    “诶诶?”邵辞顿时惊了,“这样好吗……”

    温德尔的态度极为自然,“以前我们不都是一起睡的吗?”

    “那、那是以前啊!”邵辞说:“现在都长大了,还睡在一起也不好吧……这里也不是还在家里,被别人看到的话就麻烦了。”

    “是啊。”温德尔似乎有些忧愁的样子,“你现在是已经厌倦我了吧。”

    “没有那种事情!”而且厌倦什么的是什么形容啊!邵辞连忙道:“我只是怕影响到你的名誉而已!”

    “怎么会,这种事情我根本就不在意。”温德尔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摸了摸邵辞的头发,“在你离开我身边那段时间的时候,我才是每天都没办法好好休息,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你会不会在什么地方遇到危险……”

    邵辞:“……”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愧疚。

    虽然平时看着温德尔都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但是他毕竟是那种圣父善良的人设,肯定担心自己很久了吧……这么想想,邵辞觉得温德尔也是有点不容易。

    “那、那好吧。”邵辞顶着那双带着几分忧郁的蓝色双眸的注视,终于开口道:“那我们就一起睡吧……”

    反正几年都那么过来了睡一晚也无所谓吧!

    …………

    ……

    邵辞迷迷糊糊之中,做了个奇怪的梦。

    那是在漆黑的夜晚,他在一个城市的小路里奔跑着,就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的追赶一般匆匆跑着,即使筋疲力竭也不敢停下步伐。

    周围没有一点光芒,连月亮此时都躲进了乌云后面,不管走多远都一个人也见不到。

    “哈啊、哈啊……”邵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着急,而眼前已然是条死路。

    不行,绝对不能被抓住……绝对不能回头,回头的话就会——

    他艰难的抓住眼前粗糙的墙壁,徒劳的想要往上攀登。但对体力一直都不怎么样的邵辞而言,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片刻,冰冷之意就已经从脚下攀附而起,那寒冷几乎要浸透骨髓,让人感觉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抓到你了。”一声轻笑在他耳后响起。

    …………

    ……

    “——!!”邵辞猛然睁开双眼,感到自己的心脏现在还在狂跳着。

    “哈啊……哈啊……”邵辞连忙坐起身来,转头看到外界明亮的光线,才终于松了口气。

    原来之前只是做梦啊,邵辞松了口气,好久没做过这样的噩梦了,是因为昨天和温德尔一起睡压力太大的关系吗?

    还是说……是有关于之后剧情的什么预兆吗。

    温德尔端着早餐走了进来,“醒了?我以为按照你的习惯还要睡到中午呢。”

    “我也不是总是那样的!”邵辞觉得自己的反驳说的非常无力。

    换好衣服吃完早餐后,邵辞就把之前做的那个噩梦给忘得差不多了。

    约翰伯爵热情邀请一行人在兰顿城里多住几天,体验下不同的风土人情之类的,众人当然也不会拒绝。

    经过了之前的舟车劳顿,谁不想好好的休息几天,其他骑士都一大早就离开了伯爵的宅邸,估计是去城里消遣去了。

    而温德尔想带邵辞出去逛街,邵辞对这个城市很感兴趣,兴奋的跟着他出来了。

    不得不说,兰顿城的确是个繁华的城市,甚至比王都还更甚几分。

    王都的确有着悠久的历史,但也太古板了。而眼前这个城市却是带着朝气和活泼的气息,建筑物都颜色鲜明亮丽,看着就让人心情好上不少。

    而商业街上还可以看到不少从其他国家赶来的商人,贩卖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吸引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的注意。

    邵辞感到十分新奇,旁边的温德尔只是温柔的看着他,“想买什么就买吧。”对他而言钱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邵辞开心就是了。

    邵辞买了好几样东西后,忽然感觉脑海里一阵刺痛,原本以为是没休息好的关系,但越走越觉得疲惫起来。

    温德尔自然是马上就发现了邵辞不对的地方,当即想要带邵辞去找神殿的祭司来治疗,邵辞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连忙劝住了他,最后两个人来到了一旁的喷泉休息。

    坐在喷泉边的长椅上,邵辞的脸色终于好了几分,抬头看了看眼前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城市明明看起来很正常也很繁华,但却让他隐隐约约感到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模模糊糊的好像感受到了哪里有魔气,但认真关注的时候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底是什么……”邵辞也没心情继续逛下去了,拉着温德尔就想要回伯爵宅邸,但半路上看着旁边住宅区的房子却是一惊。

    “怎么了?”温德尔担心的看了过来,伸手摸了摸邵辞的额头,“是生病了吗?”

    “不、不是。”邵辞摇了摇头,怔怔的看着旁边那住宅区旁边的小巷……这个地方,很眼熟。

    可是他能肯定自己绝对从来没来过这里。

    那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忽然之间,邵辞的身体僵硬了,他想起了昨天做的那个梦。

    在梦里,他在那漆黑的小巷里奔跑着,虽然只是匆匆的看了看旁边的景色,但梦里那些建筑物的风格,的确和眼前住宅区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那个梦也不简单,十有八-九和什么魔物有关……邵辞当即抓住了一旁温德尔的手,定定的看着对方的双眼,脸色苍白的开口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这种事情不告诉原文男主难道还要自己去解决吗?!

    邵辞可不想要那个梦里发生的事情成为现实啊!

    听了邵辞的话后,温德尔的神情严肃起来,将一小瓶圣水放在邵辞口袋里,然后让邵辞回去休息,而自己则是匆匆离开了。

    邵辞瞬间感觉安心下来,有温德尔的话事情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

    直到傍晚的时候,温德尔才从外面回来,脸色有几分难看,当即要求去见约翰伯爵。

    邵辞当然是跟了过去,来到书房后,两人看到的就是显然比之前苍老了不少的约翰伯爵。

    “勇者大人过来是有什么事吗?”约翰伯爵的笑容显然有些勉强。

    “我都已经查出来了。”温德尔开口道:“从半年前开始,兰顿城内就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件,许多原本十分健康的平民忽然之间就失去了意识。而更奇怪的是,这样的事情居然没有多少外人知晓。”

    邵辞:“……!”果然来了,rpg游戏里绝对少不了的去哪哪有事情要解决。

    “哎。”伯爵叹了口气,“这种事情果然是瞒不住勇者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