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相府门口,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看着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全都指指点点,眼中有掩饰不住的鄙夷。

    齐国富庶。

    纵然有些人仍旧贫穷,可是在齐国国都内,偷东西者却很少。

    只要有人偷东西,必定会遭致众人唾弃。

    被众人指指点点,年轻人脸色变成了青紫色,眼中也有怒火升腾。

    “我没有偷东西!”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凶狠的瞪着那两个家仆,瞪得二人心中有些发寒。

    年轻人抹掉嘴角血迹。

    他昂首挺胸环顾四周,面对众人鄙夷的眼神,却没有任何退缩。

    “抓贼抓赃,捉奸捉双,你们说我偷了玉佩,拿出证据!”

    众人闻言,嘘声倒是小了些许。

    齐国国都百姓,倒也不是无脑之人,若没有搜到账物,此人自然不能被称为小偷。

    两个相府家仆,听到年轻人的话,当即冷哼起来。

    “相府之内,除了你家境贫寒,有偷东西的嫌疑以外,还有其他人会偷东西么?”

    “你又不让我们搜身,这不是做贼心虚吗?”

    “笑话!”

    年轻人闻言,当即怒气勃发,他冷笑连连,厉声高呼。

    “士可杀不可辱!”

    “我为游学士子,听闻相国名声才来拜访。”

    “你们却因为丢了东西,见我家境贫寒,根本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是我偷了东西,还想对我进行搜身。”

    “我方离虽然出身低微,也无半点功名,又岂能被尔等如此欺辱?”

    这个落魄的年轻人,正是从鲁国而来的方离。

    他得到桓常资助以后,就长途跋涉来到鲁国,期间受了不少磨难。

    方离本以为,自己来到齐国以后,能够大展身手。

    不曾想,他在齐国蹉跎了两年岁月,仍旧未能谋个一官半职,反而将钱财花光。

    方离听说齐国国相蓄养门客,当即自告奋勇而来,想要先找个免费居所,然而再谈其他。

    后来方离见到齐国国相,与其谈了自己的理想抱负。

    齐国国相却是嗤之以鼻。

    此后,国相再也没有见过方离,相府中奴仆对于方离自然也变得冷淡起来。

    今日国相宴请朝中达官贵人,方离想要另谋出路,居然贸然闯进宴会之中。

    国相心中虽怒,却也不好当场发作,只得让方离在宴会中游走。

    正好此时,国相玉佩丢失。

    宴会之中除了方离以外,其余都是达官贵人,再加上相国对方离颇为不喜,这才被人怀疑。

    有家仆准备上前搜身,却被方离悍然拒绝,并将家仆骂得狗血淋头。

    打狗还要看主人。

    家仆在众多达官贵人面前,被方离厉声斥责,自然使得相国心中震怒。

    他这才一声令下,让家仆把方离扔到门外,免得被达官贵人们看笑话。

    直到此时,家仆还来不及对方离进行搜身。

    围观百姓,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反应各不相同。

    有些人觉得方离出身贫寒,又不让别人搜身,肯定是他偷了相国玉佩。

    还有些人认为,相国所作所为未免太过草率,不能随意诬陷别人。

    两个家仆听到众人的议论,不由心中大惊。

    相国可是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