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君横因为脱力晕了过去。迷糊中,意识到有一团很柔和的蓝光包裹着自己,连胃都不饿得那么难受了。

    她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让人觉得异常安心。

    好歹没有露宿街头,先睡再说。

    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小棉被,重新睡去。

    这次她做梦了,梦到了她师父,还梦到她师兄。

    君横被转交给师父的时候还未晓事,也就五岁不到的年纪。或许是因为师祖禁制的反噬,体质较弱,大脑也时常处于一片混沌。

    说白了就是……不可控的有点呆。

    回到师门以后,身体开始好转,但有点不高兴。主要是怕生。

    师父就将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听自己念经,上早课。手把手地教她识字,转盘。

    师父打开面前的书册,只见封面上写着的是:《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拔罪妙经》

    君横浑身一震,激动难耐。正缺呢,不就是超度用的经法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怕不是老祖要指点她!

    君横立马探出头去看,却见页面上写着蝇头小子,她怎么眯眼都看不清楚,师父还将书册拿得更远了,不禁有些着急。

    师父按住她的头,撺掇道:“乖徒乖徒不要急,为师告诉你,有什么麻烦,就去找师兄。”

    君横想起来了,叹了口气。

    那时候她师兄正挥着一把剑在院里冲来冲去,完全没想到自己今后数十年的人生已经被他师父打包倒贴出售了。

    她一直身体力行着这件事情,没事找师兄。有事找师兄。有大事找师兄。有天大的事也找师兄。

    君横一直觉得,师兄就是在自己的督促下,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但也因此,脾气变得有点……燥!

    成天被君横拉着出去找场子,他深刻明白,熊孩子不一顿打到位,很可能会引起暴力反弹。这导致,至今一片同辈同门,看见师兄比看见恶鬼还害怕。

    君横呢喃着转了个身,一踏纸包就从胸口滑了出来,露出白色的一角。

    里面那纸人抖抖腿,艰难地将自己从纸包缝隙中拔了出来。然后转了一圈,趔趄着脚步,朝着窗户爬去。

    它废了好大劲,才将自己运到窗台上。半趴着仰头朝外看去,就维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不知是在看什么,不久后还是飘飘落了地。

    已经睡过一次,没多久君横就醒了过来。

    再次睁开眼,感受到了无比的空虚——来自她的胃。

    人生醒来,果然就是为了挨饿。

    她打量了一圈,这是一个没见过的屋子,摆设简单,却很齐全。不知道是谁那么好心收留了她。

    君横叹了口气,掀开被子,准备出去。低头一看,见一只小黄鸡正夹着翅膀缩在她的鞋边。

    君横带着一丝错愕,定定看着它。

    它也深情凝望着君横,眼中隐有泪光闪烁。

    这只鸡……在等她?

    君横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将它抓在手里,激动道:“小鸡!”

    小鸡昂起它的脑袋,正欲出声,就听面前这人说:“鸡,对不起了鸡。你好瘦哦,给你洗个辣椒盐水热澡暖暖身体怎么样?顺便把你的毛脱了以免弄湿你看怎么样?”

    “啊……”那鸡仔浑身一抖,忽然张嘴出声:“你……”

    君横愣了一下。

    它趁机挥起自己的小翅膀,对着君横的右脸就是一巴掌。

    倒是不疼,但君横被打懵了。

    小鸡冲到旁边的另外一个角落,举起一翅,悲痛指责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只可爱的魔兽!”

    君横繁复琢磨了一阵,说道:“你不是这里的人……鸡啊。”

    小鸡:“这你都知道了?”

    君横:“因为你没有这边说话的腔调?”

    桌上摆放着许多的水果,还有一盘小蛋糕。君横瞥了两眼,实在是忍不住了,先过去端了盘子吃起来。

    甜食很容易饱腹,热量也高,君横食量不大,塞了两三个,胃部充盈起来。

    那只小鸡就缩在角落,看见君横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敢靠近,但是也不愿意离开。

    君横抓了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咬了一口,和它聊天,问道:“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我刚来,你给我说说呗。”

    小鸡以为她是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于是说道:“我之前跟着会长出门去了,昨天才回来。听到有恶鬼群袭,又有黑蝴蝶攻城,最后被一个打扮奇怪的人,用一种奇怪的大魔法给制服了。会长不相信,但是我一听他们说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一个道士!”

    小鸡感动涕零道:“这个世界缺一个道士!不!是缺很多很多道士啊!”

    君横不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